身體與靈魂

這個題目,是EVA裏一個十分重要的基礎理論。希望在這裏跟大家討論一下。

體與靈魂的關係

人如果可以說成是身體與靈魂的結合,那麼,這兩者的關係是如何?

身體,就是靈魂棲息的地方。身體有著自己的運作,來維持生命。作為一個人,為了生存,就得回應身體所發出的要求,這是作為一個生物的基本條件。例如,我們肚子餓了就要吃,睏了就要睡。但是,要幾時餓、幾時睏我們是控制不來的。

而靈魂則為何?靈魂是獨特的,每個人的靈魂皆不盡相同。一個身體需要一個靈魂,但一個靈魂未必需要一個身體。靈魂令我的們有個別不同的性格、行為等等特質,也在某程度控制著身體上的行動(就人類而言)。

然而,更重要的問題是:到底甚麼才是算是人?在中國的古賢學說中,就有所謂的「人禽之辨」,就是說人類跟動物是不同的。因為人有其精神的領域,也就是靈魂。這個靈魂,令得我們作出了一些跟其他生物不同的行為。一般的生物,不會像人類般做一些違反生物本能的事;動物會懷生畏死,人類卻會捨生取義。例如,動物肚子餓了就會吃東 西,人類卻會為了一些不平之事絕食以抗爭,有些更「不為五斗米而折腰」;又例如,動物一般來說不會自殺,但人類卻會。這種違反了動物本能的行為,令得人之所以為人。

亦因此,自古以來,人為了彰顯自己人之所以為人的一面,不斷去尋求自己的價值,讓自己的靈魂控制自己的一生,而非是行屍走的過活。

現實中的身體與靈魂

那在現實中,真的有靈魂嗎?有很多不同的論證,也有很多的爭論。

曾有人做過有關人死的實驗,將一個快要死的病人,放在秤上,以量其體重。結果發現其體重在其死去一刻有些微的變化,就說這是靈魂的論証之一。(當然,筆者覺得這很沒跟據)又,很多人都有一些有關死亡的經歷,說他們自己的視點漸漸上升,看到醫護人員在跟他急救,便覺得自己是靈魂出竅,正要上天國了。

而在近來,DNA的草圖已經給科學家解破了。有很多人便認為,如果人類的性格、行為其實全都是由DNA所控制,這就證明了人是沒有甚麼「靈魂」,是完完全全的動物,所有的東西的特質都是由DNA的不同組合所得出來。當然,靈魂論者也有其說法,說其DNA組合雖似是隨機(RANDOM),但其實是靈魂以 DNA為載體,因此彰顯出來的性格、特質,其實都是靈魂所致。

這些靈魂與身體分家的爭論,還給人放上大銀幕作為題材。在「攻殼機動隊」(Ghost in the Shell)中,便有第一個電腦的靈魂「傀儡師」,令人深思「人」的定義;在「廿二世紀殺人網絡」(Matrix)中,男主角尼奧最終以自己的意志(靈魂),衝過身體上的感覺,成為Matrix中救世主。

「人」的方程式

好像扯得太遠了,我們回看EVA中的靈魂與身體。

在EVA中,有個「人」的方程式:

LCL + AT力場 + 靈魂 = 有完整身體與靈魂的人

這條方程式是怎麼來的?我想有看過EOE(The End of Evangelion)的人大概會明白。我們人類,身體是由LCL所組成。原本,這些LCL沒甚特別,只是一些基本的元素的集合,但遇上靈魂之後,靈魂就會產生AT力場(心之壁),這個力場,維繫了LCL中各種元素,結果便得出一個完整的身體,讓人的靈魂在此中寄宿,這就是一個生命體了。

這個形成肉身的AT力場,一旦形成了,便不會有太大的改變,會擁有一些生物的本能如成長、反應、繁殖等等。亦因此,到我們死後,靈歸天國,但身體仍會留存著(肉身會隨時間腐爛分解,骨頭卻不會)。而在EOE中,因為人的身體都遭到反AT力場的吞噬,因此LCL沒有AT力場所維擊,肉身也因此變回一灘LCL 了。

body1.jpg

當然,在這個方程式中,最重要的就是靈魂。要有活下去的心,才會產生AT力場,加上LCL才能有自己的身體。如果你有留意EOE的尾段,就會發現其對白一直在強調,人心能將自己的形像作出來。

魂,何來?

那麼魂是從何而來的呢?記得在EOE中冬月的話,我們是來自黑之月的。而黑之月就是被稱為LILITH之卵的東西,也就是第三新東京市之下的巨大球體。

另外,在動畫中也曾提過「靈魂之屋」(GAF'S ROOM)。這裏是靈魂棲息的地方,跟據希伯來傳說,世界末日乃始於第一個沒有靈魂的孩子來世(暗示綾波?),亦即是說靈魂之屋變得空空如也的時候。(劇本集3,第二十三話,律子:「天國已經用盡了赤子的靈魂。」)

這個靈魂之屋與黑之月的關係是如何呢?不知道。不過筆者認為,可能兩者是在指同一樣東西。又,或者靈魂之屋是棲身在Lilith的身內。

還有一個問題,我們死後魂歸天國,都回到靈魂之屋嗎?那麼有輪徊嗎?如果照希伯來傳說講,赤子的靈魂會用盡的話,那麼靈魂是有一定數量的嗎?那麼我們人類的繁殖是不會製造靈魂的了?

筆者大概相信,我們人類的靈魂是有一定數量,在一對父母製造一個生命之後,靈魂就給灌注進去,發展其形像。致於死後會不會回到靈魂之屋,再作輪徊,筆者就覺得有可能,但未能下一定論。

對身體的需求

人類就含有最基本的AT力場,可以組成身體,分開人與人之間。在之前也提過,靈魂有想活下去的心,所以做出自己的形像。

我們在最後一話「在世界中心呼叫愛的野獸」中,庵野給我們解釋了為何一個靈魂會想以自己的形像活下去。還記得真嗣在一個純白的世界中,得到完全自由的那一幕嗎?


在一個白茫茫的世界中,只有線稿的真嗣在飄浮著。
真嗣: 「怎麼這樣......那我該怎麼辦?我不知道了呀。」
零: 「你很不安吧?」
明日香: 「自己的影像不見了嘛。」
真嗣: 「太陌生了。」
美里: 「一個甚麼也抓不著的世界。」
字幕 〈那就是自由〉
加持: 「一個隨你喜好的世界。」
美里: 「可是,你還是不安,對吧?」
冬月: 「因為你不知道該怎麼辦,對不對?」
真嗣: 「我該怎麼辦?」
碇: 「我就給你不自由吧。」
畫面中加進一條奇異筆畫的黑色橫線。
明日香: 「好啦,你看,這樣就有了天地上下啦。」
美里: 「你非得頂天立地不可。」
加持: 「可是,這樣你會安心。」
冬月: 「看見自己頂天立地,你就會放心。」
日向: 「你的心也會輕鬆一點。」

青葉: 「再來走走看看。」
伊吹: 「那是你的意志。」
真嗣: 「這是我的意志?」
律子: 「一個有天有地的世界,是你想要身處其中的世界。」
冬二: 「可是,你要能在其中自由的動。」
劍介: 「而且,只要你願意,世界的位置也能隨你改變啊。」
畫面的上下顛倒了,而且連左右也互換.....
光: 「這麼一來,世界的位置就跟平常不一樣了。」
加持: 「就會隨著時光的流逝漸漸改變了。」
各種真嗣交替出現,有文字、黑白畫、草稿原畫和賽璐珞彩圖等。
冬月: 「也可以改變你自己。」
碇: 「因為能夠表現你的,就是你自己的心和你身邊的世界。」
律子: 「而且,這是你的世界呀。」
美里: 「是現實侷限住你的一種形態呀。」
畫面W/OUT。
純白的空間。
真嗣: 「這又是?」
「空無一物的世界。」
「空無一物的空間。」
「除了我之外,什麼也沒有的世界。」
「我越來越搞不清楚了。」
「感覺自己就要消失了。」
「我的存就要消失了。」
字幕 〈為什麼?〉
唯的聲音 「因為這裏只有你呀。」
真嗣: 「因為只有我?」
唯的聲音 「除了自我以外,再也沒別的東西存在,你也無從辯識自己的形態了呀。」

真嗣: 「自己的形態?」
字幕 〈自我的形象?〉
美里的聲音:「對。你能夠藉由看見別人的形象,去了解自我的形象。」
明白香的聲音:「看到自己和別人之間的分野,構成了自己的形象。」
零的聲音:「所以要是沒有別人,你也看不見自己了。」
真嗣: 「這不就是說,要有別人才能有自己了嗎?」
「一個人不論走到哪裏,還不都還是一個人?」
「全世界就只有我一個人了。」
美里的聲音:「從認識自己和別人的不同之處,也能抓到自己的形貌。」
零的聲音:「最先認識的別人是母親。」
明日香的聲音:「母親是個跟你不同的人哦。」
真嗣: 「對。我就是我。」
「可是,別人會自己去構築我的心靈形貌,這也沒錯。」
美里的聲音:「說得沒錯,真嗣。」
明白香的聲音:「你總算知道啦?」
明日香: 「笨蛋真嗣!」


在開始的時候,真嗣在一片空白的世界中,甚麼也沒有,摸不著邊際,而這就是自由了。沒有任何東西的限制,想怎樣就怎樣。在這種狀況之下,就好像沒有身體的靈魂般。

可是,在這種自由之中,真嗣覺得不安,就像自己消失了一般。因為,他找不到任何東西來確認自己的存在。接下來,有了天地,真嗣覺得比較心安了,因為他從自己站在地上的感覺,確認自己的確存在而不致於消失。再來,他的自由意志,令得他移動,而世界也因此而改變作出反應。這種於世界間的互動,令他確認自己的確不僅存在,而且擁有意志,可以作出控制。

但,事實上,這是比較不自由的,因為世界的各種定律,如地心引力,對他的身體作出了限制,如不能飛翔。不過犧牲這種程度的自由,使我們安心,知道自己的確存在而沒有消失去。

我們的身體,為我們提供了對這個世界的觸感。我們有了身體,就有了五感。這五感不僅讓我們認識世界各種事物,也讓我們更認識自己的存在。因此,一個魂想要一個身體,來確認自己的存在。亦因此,在擁有生命元素LCL之下,我們的靈魂展開AT力場,將其組成身體,與世界及自己作出溝通。

至於有關我們的形象的取得,我們是從別人身上了解自己的形象,從彼此之間的分野,築起自己的形像。在對白中已經提到,第一個別人就是母親。我們在生物層面上說,有著遺傳性,祖先留下了其特徵,顯示在後代身上。然而,我們後代階不盡相同,得到不同的遺傳特徵之餘,還有自己對形象的了解,組成了一個個獨立的人,使我們雖然相類似,但每人仍有其唯一性。

雖然,擁有身體令我們得以安心,但因為人與人之間的猜忌,使得人與人之間築起一道道的圍牆。人與人之間變得不可能互相理解,再嚴重就為人類帶來了寂寞。因為這樣,SEELE才會想出人類補完計劃,讓大家拋棄自己的身體,融為一體。

AT力場

就是Absolute Terror Field的縮寫,我們人類的AT力場,只能維持我們的形態,將你與我分開。而使徒,則有比人類更強勁的AT力場,不僅能夠維持形態,而且能夠彰顯於外,做成屏障保護自己。

要引發AT力場,如果在沒有動力能源的情況,就會好像人類般,只能維持形態,而且很脆弱。使徒,得到了生命之果實,就是S^2機關,這個機關全名是Super Solenoid,是由葛城博士所提出用以解釋使徒力量來源。就因為這個S^2的動力來源,使徒能夠製造出強大的AT力場。

人類,從亞當中複製出EVA系列,除了為了人類補完計劃之外,還為了擊倒在死海文書中預告會來的使徒。EVA系列跟其他兵器的最大分別,就在於其能夠引發強大的AT力場,亦只有這樣才可以與使徒一戰。所以,EVA系列在沒有S^2機關之前(0-4號機),都需要用上臍帶電纜來提供能源,用外部的臨時電源,更只有五分鐘的活動能力,可見其所耗能源之大。

有關S^2機關的理論,有人曾推論過和迪拉克之海有所關係,說S^2機關是打開通往迪拉克之海之鎖匙。我在此不詳述,望日後有機會另寫一篇研究。

靈魂的複製和轉移

在EVA世界中,複製的技術已發展得很成熟,不僅有複製人綾波零,還有從亞當所複過來的EVA系列。這就是律子所說的複製了神,這個技術,全賴有生物工程學家碇唯的努力,才有這個成果。

然而,律子也說過有關模擬系統的事,站在零的模擬插頭下,她說:「這是試作的替代栓,移植了零的個人特質,不過人的心 -- 魂,不能數位化。頂多只能妨照、類似而已。模仿操控者的思考,只不過是個機械罷了。」

沒錯,雖然的我們能複制身體,卻不可複制靈魂。每個靈魂都有其獨特性、唯一性,不可能出現兩個一模一樣的魂。因此,模擬系統的目的,就是模仿靈的特性,來騙過身處EVA中的那個魂,讓"他"以為有駕駛者在而進行同步。

雖然如此,我們卻有能力去轉移靈魂。

綾波零,就是碇源堂用來裝載LILITH的魂的容器。之前說過了,一個魂對身體有所需求,才能安心。因此,碇源堂就用其妻碇唯的剩餘物,做出了零這個小孩的身體,為的是要讓LILITH靈魂得到棲息之所,也為了自己能夠藉著零,在補完之時再會碇唯。他從LILITH身上,將靈魂轉移到第一人目身上,第一人目的零死後便將其轉到第二人目身上,及後到第三人目身上。

另外,渚薰,也是靈魂的容器。SEELE將亞當的靈魂轉移到其身上,目的跟碇源堂相同,使渚薰成為其補完的工具。問題是:渚薰是一個使徒吧!那使徒本身的靈魂往那裏去了?筆者覺得,很有可能給轉到其他地方去了。SEELE要的不是一個使徒,是一個會乖乖聽話的渚薰。那麼會轉到那裏去呢?只要轉到一個沒有 S^2機關的身軀上就可以吧,這樣就不會礙事了。

再說一個例子:碇唯。碇唯在一個實驗中,碇唯發生了意外,身體都沒有了,靈魂就此轉到初號機身上。人類的靈魂裝上了一個強大的身體。然而,這個身體並沒有自我行動的意識,這是因為初號機的能源是由電力提供,碰非如使徒般有S^2機關。你可能會問,有些時候,在沒有電源的情況,初號機暴走了,那動力來源從何而來呢?筆者覺得,這可以解釋為在緊急情況之下的神力,情況就如我們被困火場之下,卻不知那來力量舉起比自己重的東西,而這種情況只會維持一段時間,不會長久。

那麼,靈魂是如何轉移?有人說,要作靈魂的轉移,就好像碇唯當年的實驗般,在近距離下才可以。這個我不太認同。因為在及後,我們可以看到LILITH甚致亞當的魂轉移了,但卻未必在此情況之下。可能EVA是用這個方法去讓靈魂轉移進內,但卻不代表其他也是。

身體、靈魂與自我的三元理論

以上,說過了有關身體靈魂的二元理論。有人也曾提出過「身體、靈魂、自我」(body-soul-mind)的三元理論。讓我也在這裏說一下,讓大家作個參考。

人可分成三種東西:身體,靈魂,與自我。

「身體」用來裝載靈魂及自我,同時也可以製造自我。沒有駕駛員的EVA就是有靈魂、有身體而沒有自我。

「自我」是一個資料、情緒及理性系統,部份由大腦支持,三個零因為有不同的自我,所以有不同的行為表現。

「靈魂」是最難解釋的,靈魂是一些「開動」自我的東西,保持自我的唯一性。每個人的靈魂是截然不同的東西。

以零為例子,她有複製的身體,LILITH的靈魂,及自己的自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