零號機之魂

這是EVA當中一個很大、很具爭議性的謎題吧!我們都知道,EVA初號機有碇唯的靈魂,而二號機有京子(明日香之母)的靈,而他們都是駕駛者的母親。那麼零號機呢?綾波零是個複製人來,並沒有所謂的母親吧。那麼零號機有沒有魂呢?如果有,那在裏面的魂究竟是何方神聖?

暴走事件

在EVA 之中,初號機算是暴走得最多次數的一架,其次是零號機,然後就是二號機(只在EOE中暴走過)。初號機與二號機的暴走,我們大都可以解釋為當中的魂為保護子女而作的。然而,零號機的暴走卻使人摸不著頭腦。零號機分別在片集中出現過兩次的暴走情況:第一次是啟動實驗時,第二次是機體互換測試時。

第一次的暴走事件早在真嗣來到第三新東京市之前已經發生了,那是綾波零的駕駛測試。在測試中途,零號機突然失控,掙脫了緊鎖拘,像發了狂般。雖然已經將電源切斷了,但在仍有內部電源之下,零號機將駕駛栓射上天花版,更似有目的地向著碇源堂揮拳,直到內部電源用完為止。

第二次的暴走事件發生在機體互換的實驗時,綾波與真嗣互換機體。在初號機中的綾波並沒有甚麼異樣。而當真嗣在零號機上時,真嗣感到有東西進入他的腦,他看到了綾波零。然後就暴走了,掙脫了緊鎖拘,失去控制。同樣地,律子將電源切斷。不過在停止之前,零號機向綾波零揮拳,還不停地以頭撞向牆。在此之後,律子說:「零號機想打的一定是我,不會有錯。」

究竟有誰的靈魂會令零號機作出如此的行動呢?有以下幾個主要的說法:第一人目說、赤目直子說、碇唯說及無魂說。

第一人目說

此說法認為在EVA零號機裏的是第一人目的零。在第一人目的零及直子殺死之後,她的魂給移到零號機的核心當中。

支持:

  • 零號機能與綾波零同步,是基於第一人目跟第二人目的零的原故。
  • 零號機能夠與真嗣同步,是因為零有部份是由碇唯複製出來,故此腦波相近。
  • 啟動實驗時,在零號機中的第一人目看到了自己在駕駛,感到十分疑惑以下而產生了精神錯亂而暴走,合符情理。
  • 機體互換實驗時,真嗣感到了綾波的影象。
  • 第一人目對於殺死她的直子應有所憎恨,所以律子才會認為零號機想打的人是跟直子有血緣關係的她。

疑問:

  • 綾波零是用來載著LILITH靈魂的容器,如果第一人目的靈魂被放入零號機的話,那不是說零號機的魂是LILITH嗎?第二人目是沒有靈魂的嗎?
  • 第一人目會對律子產生怨恨嗎?殺死她的是直子才對。
  • 啟動實驗時將插入栓射上天花版的事似乎未能解釋。
  • 互換實驗中揮拳的對象主要是第二人目的零,第一人目會憎恨第二人目好像不太合理。
  • 第一人目理應不會憎恨碇源堂才對。

當然,這裏還可以有很多反駁。靈魂形成是如何的?我們怎知道在LILITH的靈魂在第一人目的時候,第一人目有沒有發展出自己的靈魂?在片集中並沒有為靈魂下一個很清楚的定義吧?另外,第一人目會憎恨第二人目,可能是感到自己被替換了而變得沒有價值。(不過一個小孩會想這麼複雜的事?)

總括來說,第一人目說只解決了同步的問題,卻對揮拳事件未能有所交代。

赤目直子說

這個也是比較流行的說法,說在直子死後,碇源堂便將直子的靈魂轉到零號機上去用了。

支持:

  • 在啟動實驗時將插入栓排出射向天花板,及在互換實驗時揮拳向零得到解釋,因為直子一直不喜歡零。
  • 直子揮拳向源堂是因為這個男人將她捨棄了。
  • 律子會以為零號機想打的人是她,是因為律子與源堂之間的關係。

疑問:

  • 直子的主要工作是MAGI的,有關EVA的工作應該不干她的事,所以說她會成為零號機的靈魂機會反而不大。
  • 直子在零號機的話,理想駕駛人選應該是律子吧?可是駕駛者卻是零。
  • 在啟動實驗時暴走之後,為何零與直子可以同步呢?是講和了嗎?
  • 真嗣並沒有感到直子的存在,而在片集中也沒有絲毫的暗示。相對於初號機與二號機來說,卻是有很多的証據。

這個說法最大的缺陷是只解釋了事件,卻沒有解釋了同步的可能。要直子跟零同步,這個機會有多大呢?

碇唯說

這個說法認為碇唯將自己的靈魂複製了,將其放進了零號機當中。

支持:

  • 支持了為甚麼零號機與初號機能夠互換,因為兩者都是碇唯的靈魂,所以都能跟其生理上有關的駕駛者(複製人零及兒子真嗣)進行同步。
  • 碇唯會對律子產生憎惡,是因為律子跟源堂的關係。

疑問:

  • 據律子說,沒有辦法將靈魂數位法,所以複製靈魂可行嗎?如果可行,為甚麼dummy plug都沒有靈魂,只是模擬駕駛員的思考模式而已?他們大可以依樣畫葫蘆地複製靈魂。
  • 碇唯理應不會憎恨碇源堂與零吧。
  • 侵入真嗣的腦的綾波影象未能解釋。
  • 碇源堂只對初號機說些像跟唯說的話,卻從未見過他跟零號機這樣作。

這個說法對EVA中有關靈魂的理論都忽視了,只著眼於同步的可能性上,所以有很多缺陷。

無魂說

這個說法認為零號機是沒有靈魂的,不過因為綾波零的關係,在零號機身上有著綾波各種不同的部份。EVA也不只是機械,而是有血有肉的。就像是我們馴養寵物般,日子久了,寵物會知道主人的行為、習慣、想法等等。

支持:

  • 律子說,EVA只是沒靈魂的軀殼,是我們讓魂寄宿進去的。基本上,沒有靈魂的EVA是不可能作出同步的。不過,我們不要忘了駕駛者是綾波零,是碇唯及 LILITH的複製體。她跟渚薰一樣,有著相同的特質,所以如果說渚薰能夠控制靈魂正在自我封閉的二號機,零也應該可以控制沒有靈魂的零號機。
  • 零號機雖然沒有靈魂,但卻了解到綾波零那種「自我摧毀」心態。綾波零常常有那種「想歸於虛無」的想法,這樣解釋了為甚麼兩次的暴走中,綾波零都是被傷害、攻擊的對象。
  • 跟據律子說過:「難到零號機要得到真嗣君嗎?」,我們或許可以推測得到,EVA在沒有靈魂時是十分渴求一個靈魂在其中才得以安定下來。所以京子、碇唯、甚致在機體互換試時的真嗣,都發生了異常的狀況。
  • 真嗣看到綾波的影象得以解釋,因為零號機有著綾波不同的點滴。
  • 綾波零擁有一種「歸於虛無」的願望,卻因為碇源堂而變得不可能。因此,綾波零在潛意識上有對碇源堂及有關EVA人員的一種反叛(直至第三次衝擊時,我們看到了她背棄了源堂)。亦因此,在兩次實驗中,零號機都對碇源堂及律子揮拳。

疑問:

  • 零應該不會憎恨碇司令及律子,如果用潛意識來解釋,應該在第三人目上才有一種背叛源堂的心理。
  • 無魂的EVA能否動呢?如果沒有靈魂的話,那同步是甚麼意思?駕駛者跟誰同步?

無魂說似乎能夠解釋到很多,但始終面對著一個很大的問題:「無魂的EVA能夠同步嗎?」這是一個我們都不能得到結論的問題。我們是否因為零的關係而可以將問題解決?

以上就是最流行的幾個說法,以筆者來說,我比較相信無魂說。因為他能夠較完滿地解釋兩次實驗的結果。不知道大家的意見如何呢?不妨想想,討論討論一下。

附:EVA機體的靈魂理論

我在這裏只作一篇簡單的介紹,待有機會才作更深入的探討吧。讓我們來看看幾篇相關的對話。

第十七話:第四個適任者 - 有關DUMMY PLUG REI-01

律子:「這是試作出來的替身插栓,已經移植了零的人格。不過人的心和靈魂沒有辦法數位化,所以充其量只能算是個冒牌貨,說是假的也不為過。」
特寫面板。上面有『REI-01』的字樣。
律子:「只是個會模仿駕駛員思考模式的機器。」
碇:「把信號模式輸送到EVA裏;只要讓EVA覺得裏面有駕駛員,能和它同步就夠了。初號機和二號機也一樣輸入。」
律子:「可是這其中還有問題。」
碇:「沒關係。只要EVA能動就好。」
律子:「是。」

第二十三話:淚 - 發現DUMMY PLUG的真相時

律子:「人類撿到了神,就高興的把它據為己為;所以十五年前受到了天譴,好不容易撿到的神就這樣消失了。結果,這次人類竟然想靠自己來使神復活,於是就有了亞當。之後又從亞當創造出與神相彷的人類,那就是EVA。」
真嗣:「EVA、EVA是人類?」
律子:「對,是人類。本來EVA是沒有靈魂的,是我們讓人的靈魂寄宿進去的。」

我們看到的第一件事,是靈魂是沒有辦法數位化的(digitalize)。為什麼要數位化呢?因為數位化的東西方便用於電腦上。在電腦的世界,就是數位化的世界,以0和1運行的邏輯。用上數位化的靈魂,我們可以只在電腦內儲存一個備份,在需要時就可以複製一個出來用(只是將資料的0與1抄出來)。要留意在這裏,律子只說「沒有辦法」而不是「不可以」,所以靈魂數位化只是還未成功吧!然而,他們對靈魂卻有一定的理解,否則便沒有靈魂轉移的技術了。不過靈魂要怎麼轉移,在劇集中卻沒有提及過。

第二件事是EVA是沒有靈魂的複製驅殼,是我們將人的靈魂寄宿進去。但為甚麼要這樣作呢?大概是為了操控吧!他們有複製的技術,卻不知道操控的方法。碇唯對此已經有了一些理論,就是以插入栓的方式,作出神經連合的同步,以操控EVA機體。然而,這是有一定的風險的,因為我們對EVA的了解實在太過淺了。

不過也有說法是,這些沒有靈魂的EVA都渴求有一個靈魂在當中,才會穩定。所以在初號機及二號機的試驗中,碇唯及京子都被吸入了。分別是碇唯是願意的,而京子卻不願意。

另外,對於碇唯來說,她的計劃是要操控到EVA,因此,她先以自己作試驗者,試試可不可以以這種形式來操控。萬一失敗(或許她早已知道了失敗的後果,就是被吸入了EVA的核心當中)了她還有後著,就是以母子之間的血緣關係操控EVA。我想碇源堂是完全了解這件事的,因此在碇唯被吸入的之後不久,他就恢復過來實行碇唯的計劃:首先推出碇唯有關「母子操控」理論,然後找試驗者。明日香顯然就是被選中的,因為京子也曾試過這實驗,而在之後她也精神失常了,或許靈魂已被吸入了EVA當中,可以一試(也沒有那麼多EVA可供試驗了)。所以明日香在那麼小的時候就已經知道自己被選中了作EVA的駕駛員。

我們雖然不能夠肯定這種「母子理論」是否唯一的操控方法,不過卻可以知道這種方法還是挺有效的,這從真嗣與明日香的同步率都比綾波好可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