葛城美里 (Katsuragi Misato)

出生日期 1986年 12月 8日
血型 A
年齡(2015年計) 29歲
職業/身份 NERV本部戰術作戰部作戰局第一課課長(一尉/三佐)
碇真嗣監護人

葛城美里在這個艱澀的故事裏,跟明日香一樣為大家帶來一刻的鬆馳。而然,這並不代表她只是一個搞笑的角色,在她認真的時候,帶給人一總壓場感,不愧為作戰部課長。

先說說她的個人歷史,她是葛城博士的女兒。在第二次衝擊之前,她跟父親的葛城調查隊去到南極,她的父親提出了超級線圈理論(SUPER SOLENOID THEORY,即S2機關的理論)來解釋第一使徒亞當的動力來源。在還原亞當做卵的時候,亞當的S2機關全面解放,釋放了大量的能量,做成第二次衝擊。在那時,葛城博士救了美里,自己則死去,留下的只有一個十字架的飾物。

在第二次衝擊之後,她是調查隊的唯一生還者,因為驚嚇過度而患上了失語症,不會說話。及後,她康復了,並在大學唸書。在2005年的長野縣第二新東京市第二東京大學的餐廳內遇上赤木律子,即後來於2015年的NERV本部技術開發部負責人,兩人成為朋友。從律子口中,當時的美里是喋喋不休的,像要補償之前患上的失語症。隨後,她邂逅加持良治,二人開始發展並同居。那時她還為了拍拖而不去上課呢!

其後,她與加持分手了,正確時候並不知道,只知道加持去了德國做事了。在2009年,她正式加入GEHIRN (NERV前身),一個她爸爸之前工作過的組織。在2010年,GEHIRN解散,組成特務機關NERV,她亦成為NERV的識員,為作戰部課長,軍階為一尉,負責準備消滅使徒的工作。

2015年,使徒來襲第三新東京市,美里的工作亦正式開始,她平時負責戰略研究,如何用EVA作戰。她亦是第三適任者碇真嗣及第二適任者明日香的監護人。與這倆個適任者同住在一起。及後,加持回來,她跟加持回復了男女朋友的關係。

在NERV工作的後期,她對EVA,第二次衝擊,亞當等等越來越懷疑。她亦知道她所知道的其實很小。後來加持在追查真相時死去,她繼續加持的工作,追查真相。在劇場版中,她為了保護碇真嗣去駕駛EVA初號機中了槍,死去了。

我們從葛城身上可以看到兩個她:一個是性情中人,和藹可親的大姊姊; 另一個是復仇心很重的她。平時那個表情豐富的葛城大家都常看見,不用多說了。想說的是為什麼她會有復仇的另一面。

在她的心中,有兩個東西是她致命傷:父親及使徒。在第二次衝擊之前,她十分討厭父親,因為她的父親常常為了工作留下她跟她的母親,而她的母親常常在家裏哭泣。因此,她討厭父親,也為了母親不擔心而做一個乖小孩。在第二次擊之時,她父親救了她,對她來說,這件事使她知道父親是關心她的,只可惜她的父親已死去.......所以她加入NERV,打倒那些使徒,作為父親及自己創痛的復仇,從父親的束縛之中逃離。其第十二集「奇蹟的價值」中,我們可見她復仇的決心,下達了幾乎不可能成功的作戰計畫,為的只是打敗使。那一集的英文EYECATCH亦很有意思:She said 'Don't make others suffer for your personal hatred'。意思指她為了自己的復仇令其他人受苦。

有人說加持其實是由她知道真相之前殺死的,但官方的答已否定了。我想,如果是她殺的,對她,對我們也太殘忍吧........

美里跟加持的關係是她的另一個主線,美里有著一種戀父情結,這是自她在第二次衝擊之後的事。她開始時跟加持拍拖,是因為她從加持身上找到了父親的影子,加持亦不介意,接受了她的全部。到後來,加持為了追查真相而死去,她亦為了加持,為了自己而繼續查下去,絕不後悔。

另外,她的下屬日向誠默默地暗戀她。她顯然是知道的,並利用日向誠幫其取得資料及情報。 或許這就是成年人之間的互相利用吧! 

在補完的時候,我們看到更深入的她:自小,間接地為了父親,成為乖小孩的她,在長大的時候已漸漸厭倦了常常裝出一副乖的模樣,她想變得骯髒,因此,在大學時代的她變得反叛,做出與加持同居的行為。另外,她是十分寂寞的,無時無刻亦想有個伴:片片,真嗣,加持.........而她應付寂寞的其中一個方法便是用「性」。跟加持一起,另她覺得不寂寞,有人想與她一起,使她覺得自己有存在的感覺。這是真嗣所不知道的美里。

然而,我想大家最想看到的還是那個積極,努力不懈,很有衝勁的美里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