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更新消息 » 《破》文字劇透

更新消息

《破》文字劇透

《破》在前兩天六月二十七日正式在日本全國公映,劇情有超多的改動,是為「破」也!以下是文字劇透,給心急的你和我,不喜勿進!翻譯關係,意思可能有錯。

以下嚴重劇透

This summary is coming from Soth's Blog - Evangleion 2.0 Summary. Thank Soth for allowing me to translate this in Chinese!

在海旁的Nerv基地響起使徒警報。加持也在場。Mari 駕駛五號機出戰第三使徒,但在起動時出了些問題令她很痛,但她覺得沒所謂,因為她喜歡駕駛EVA。

使徒動得很快,隧道太黑很難看清,樣子似鸚鵡螺。Mari 唱著歌,隨使徒進入隧道,舞動著五號機的長矛手。使徒弄穿天花板向上升。五號機與使徒一番打鬥後,五號機失去了四條腿的兩條,但也以長矛插中使徒。Mari 要破壞使徒的核心之時,五號機開口,彈出插入栓並自爆。受傷的 Mari 在海中看著兩個十字爆炸,告別她的五號機。加持乘塔直升機走了。

真嗣與源堂在碇唯的墓見面,飛機來接走了源堂,真嗣見零在其中。真嗣說很高興跟父親說話。

真嗣與美里駕車回去時,飛來一個戰船的砲台檔著路,新的使徒出現攻擊戰船。使徒看上去金屬感很強,走於海上,冰封海水,看上去像一頭飲水鳥。

二號機空降攻擊使徒,使徒受破壞後卻自動復原反擊。二號機打爛使徒的臉,使徒反身過來使他的尾變成頭。二號機踢穿AT Field,擊敗了使徒。

明日香出場介紹自己,問誰是初號機駕駛員。她說真嗣太弱了,不配做駕駛員。

同時,加持將一公事包交給碇源堂,裏面有一條鎖匙,有部份是黃色金屬,有部份像是人類的神經系統。加持與律子對談,令美里不滿。

明日香搬入美里的公寓,搬入大量她的東西,弄走真嗣的。她批評說日本屋子太少,門又沒有上鎖。美里回後來說,明日香跟真嗣以後會同住。

明日香在浴室首次見到 pen pen 時也很驚慌,全裸走進大廳。(重要部位被罐頭和食管擋著) 當她意識到自己在真嗣面前是全裸的時候,便送他一記飛腳。晚上睡覺時她玩著一個怪異的洋娃娃,說會沒有事的,因為她很特別。

加持帶真嗣、明日香、零、東二、劍介和pen pen 到海事保存區(水族館),那裏有最後的海洋生物 (紅海都沒有生物了)。經過漫長的消毒過程後,他們到處參觀。零與真嗣獨處時說,她好像缸中的魚。明日香在轉角看到他們,然後自顧自遊戲機。

真嗣為每個人準備了便當,但素食的零不能吃,真嗣給她味噌湯,她試過後說很好味。

加持與真嗣談到美里的過去與第二次衝擊。回憶片段:第二次衝擊當時天空轉紅,一個黑洞在天空中,幾個光體(亞當)與朗基努斯槍出現。

碇源堂與冬月耕造視察月球基地,窗外看到沒穿衣的渚薰坐在EVA06的手指上,冬月說人類不可能身處外頭,渚薰對碇源堂說:「父親,觀迎你」

使徒出現,開始時只是一個會轉動的多眼球體,N2起不了作用。美里他們知道這個使徒是一個巨型炸彈,會毀了第三新東京市,計劃以EVA合作阻止。律子跟美里爭論這個計劃很愚蠢。明日香也不滿,因為她想單獨對付。使徒降落時展開一對大手,顯示一隻彩色眼睛。

EVA們跑過去使徒處,真嗣首個到達。初號機嘗試阻止使徒,但使徒中央現一個人型,以鑽刺穿初號機。

明日香嘗試刺使徒的核心,但使徒移動使她不能命中,直至零出現用手固定核心才成功。使徒被滅,血流成河。碇源堂在對講機中稱讚真嗣。

明日香為不能單獨作戰而睡不著,走到真嗣的房,問真嗣為甚麼駕駛EVA,真嗣說他不知道,但樂於被父親稱讚。明日香說他是個白痴。

然後很多日常生活片段:真嗣為美里、明日香和自己做便當,但有一天做不到,明日香罵他,東二笑他們像夫妻,兩個人面紅了。第二天他也為零弄了便當,零驚喜地說謝謝,明日香在旁看著。

在「LCL時間」後,零跟源堂一起吃飯。零想為每個人弄晚餐,而且也想源堂出席。在零臉上看到唯的源堂答應了。

零在下廚時割傷不少手指,明日香也嘗試下廚(妒忌?)。零邀請各位來開派對,也有請明日香。

Mari乘降落傘到日本,跌在正在學校天台聽歌的真嗣身上。她用英文講電話說降落地點改變了。離開前,她說真嗣的氣味很好,好像LCL。

真嗣坐在小賣機旁,他的隨身聽因為Mari的撞擊而壞了。加持出現,將臉靠得很近,好像想吻真嗣,嚇到了他。他們到了西瓜田,加持問他喜不喜歡美里,真嗣難為情說:「喜歡,不..我的意思是..」加持請真嗣保護美里,因為他現在做不到。

四號機在美國Nerv基地消失,三號機被帶到日本。Nerv將二號機放在熔岩石下,因為基地只可以放三部EVA。

明日香對此非常不滿。她在升降機中碰見零,一輪寂靜後,零開始講駕駛的意義,明日香想摑但被她當著。明日香問她對真嗣的感覺,零說不知道,但跟真嗣一起感覺溫暖。明日香憤怒著離開,說她是蠢材。

三號機來到,明日香付責駕駛測試。換上半透明的駕駛服時,她跟美里通電話,關係不錯(明日香不愛加持,所以美里不是她的情敵)。測試時,插入栓突然變紅再變藍,三號機被使徒控制,發生爆炸。

真嗣正在零的派對途上,接到了緊急通知。源堂的車子在接到消息後立即掉頭。正在下廚的零,被Nerv員工打斷。

初號機上場,真嗣拒絕作戰,因為明日香在使徒裏面。真嗣用手擋著使徒,但使徒的膊頭生出另一對手來捏著他。源堂下令啟動模擬系統,但插入栓被阻著。

初號機暴走,撕裂、拳打、咬破、粉碎使徒,最後咬爛插入栓。

鏡頭一轉,真嗣乘初號機發狂踐踏Nerv金字塔頂,直到LCL濃度上升令他停止。明日香身處紅色房間,身旁有些(治療?)機器,律子和依吹在外面,只看到明日香的頭髮。

真嗣夢見列車,他與零談話,又與年少的他對話。他們說真嗣並不明白他的父親,那個隨身聽是他父親的物件。真嗣醒來,被戴上手扣見源堂。真嗣說不想再駕駛,要離開Nerv。

在家中,美里嘗試觀真嗣留下但不成功。零在垃圾筒見到真嗣的隨身聽,拾了起來。新使徒來襲,爆炸足以摧毀第三新東京市。看到臉介、東二和洞木光,東二保護著光。

使徒原是老樣子(衞生紙使徒啦..),但展開後觸手可以形成一個鑽。

Mari穿上駕駛服駕駛EVA02攻擊不果,她站在插入栓中啟動「野獸模式」,EVA背後伸出柱,暴走。Mari像野獸般狂笑,雙眼發綠。但使徒太強擊敗了她,斬了她一隻手,刺穿她的身體。

零帶著炸彈上陣,但被AT Field阻擋。插入栓裏見到隨身聽。二號機爬過來咬爛AT Field,最後使徒用觸手擋著核心。零大喊:「二號機的駕駛員,快逃」將二號機拋出,然後發生大爆炸。

二號機跌在真嗣的避難所,並將真嗣拉了出來。真嗣看到戰火遍地,燒焦的零號機在中間。使徒生出一張新面吃零號機,吐出零號機的頭,然後變身成一個巨大白色的女孩身型,但樣子是使徒,觸手像女孩的假髮。

震驚的真嗣嚷著要救零,並駕駛初號機。這時源堂正嘗試用模擬系統啟動初號機但不果。他說:「唯,為什麼這樣做?」真嗣出現,請求駕駛。

使徒出現在主橋上,初號機對抗,失去一隻手,源堂滿面是血。初號機將使徒帶回地面,攻撃到直致沒有能源。使徒刺穿真嗣,大量流血。真嗣隻眼發紅,大叫要取回零,初號機暴走。

初號機失去的手變成 AT Field(自動生成?),使徒攻擊,但輕易初號機擋著。初號機相眼一閃,使徒一分為二。

初號機走近半死的使徒,美里、加持、Mari與一眾人驚訝地看著,碇源堂則相當冷靜。

初號機與使徒開始上升,初號機在使徒核心開了個洞想救回零,最後發現她在黑暗中沒有裸身伏著。零不願意走,但最後伸手給真嗣,將她帶到插入栓。他們相擁,真嗣多謝她為派對晚餐而作的努力,零說對不起因為她始終做不到。

使徒的身體變成一個巨大而紅色的零,與初號機融合在一起。天空變紅,黑洞出現在天空中央,美里與其他人皆知道,這是第三次衝擊的開始。

[credit]

天空飛來一支長矛刺穿初號機,然後不動。渚薰六號機中降下,說:「真嗣,實現只有你的幸福」。

[待續]

小冊子預告:

吸入了麗和真嗣的初號機被凍結
被廢棄的要塞都市,被幽禁的NERV關係者。
向著最終教條進發的eva 6號機,蠢蠢欲動的8號機和它的駕駛員。
終於,被命運所玩弄的少年們集結在一起。
最終,渴望著生存的人們,他們的故事會有怎樣的發展呢?
新世紀福音戰士 新劇場版
Q Quickening


想看更多資料,可看太平洋遊戲網此篇: EVA新劇場版《破》劇透及相關整理,第四版劇透及主題曲下載更新

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